内兄首页| 玄幻奇幻| 武侠修真| 都市言情| 历史穿越| 网游动漫| 科幻灵异| 女生同人| 其他类型| 电子书下载| 打开书架| 加入书签
当前位置: 欢迎来到 内兄小说网! >> 神雕外传 目录 >> 神雕外传

(十六)《狱情春秋》

作者:蓝月
    [内兄小说网提醒你,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,放心内兄跑不了,收藏它就行了!]

    十三圣殿,囚禁数名武林正道的特别地牢。(www.axqy.com)

    三具健壮少男仰躺并排着,形成一张肉床,肉床之上,有着一玲珑娇艳的裸身少女。

    三个少男,三个极萎的阳根,其一如虫,其二如针。

    裸体少女趴卧在三少男所成的肉床之上,睡的沈。

    但三名少男,一名睡得死深,另两名却是半梦半醒,时而睁眼,时而沈睡。

    少女,自然是潜入圣殿打探的郭芙。

    三名少年,正是耶律齐、武敦儒、武修文三位被俘的少侠。

    地牢之内,竟不见何师我的身影。

    郭芙裸身趴卧肉床,睡得香甜,脸上红晕未退隐隐含笑,似乎残余着交合之余欢,口中碎碎的梦语,约莫可听出『何大哥』的字句。

    耶律齐遭楚可人淫辱吸精,所中淫招最深,已睡了三天三夜都未醒,三天之中,睡得深沈如死。

    而武敦儒、武修文兄弟鑑于耶律齐上了女菩萨楚可人的大当,牺牲了肉体也未能免去新婚妻子郭芙、红颜知己完颜萍、亲妹耶律燕被群侠轮奸,遂于遭楚可人凌辱之时全力固守精元,虽两兄弟也中招,但情况相较耶律齐好了许多,虽也睡了一天一夜,但昏迷之时能够偶而半醒。

    赤裸裸的郭芙趴睡,娇躯半横半斜,刚好贴着耶律齐等三人的身体,俏脸与半个香肩贴在耶律齐的胸膛,另半个香肩与早熟的胸脯,压在小武的胸腹,修长均匀的双腿自然分开,一腿搁在大、小武之间隙,私处与一条雪白玉腿安稳地黏着大武的赤裸下半身。

    恍惚之间,大、小武似乎隐约见到自小青梅竹马、绝情谷有过数次交合孽缘的郭芙,赤身露体的趴卧在两人肉体之上,也似乎见到郭芙与一个陌生男子激烈交合、娇啼淫欢。

    恍惚之间,也似摸着满手光滑舒服,身体也不时感受到阵阵肉暖肤香。

    地牢之外,圣殿露天之堂,淫宴喧闹着黑夜,一轮明月高高一挂,已不同昨日的弯刀银勾,而是皎洁的圆圆玉盘。

    圆月一现,铁针乍变。

    大、小武突然两眼一睁,眼珠爆凸充满血丝,低声不住嗥叫有如群犬吠月,满身通红青筋满布,呼的坐起身子!

    两支细针,竟暴涨百倍,成为两支如婴儿手臂大小长短的巨物。

    身旁耶律齐,依旧睡得死沈。

    两兄弟一坐起,即发现怀中温软,馨香满抱,低头一看,郭芙赤裸横身、趴在两人下身处。

    「芙妹?!」

    武敦儒下身以及两腿,明显摩擦着两团浑圆肉球,丰硕光滑,如缎的肌肤在下腹腿间滑来滑去。

    武修文下身则是感觉纤细的肌肤廝磨,麻痒的毛发触感如软刷在下身刷来刷去。

    温热的玲珑胴体,体温藉着贴合传入两兄弟体内,少女体香也时而扑鼻。

    因两兄弟坐起之势,郭芙娇躯动了动,成了两兄弟抱着郭芙赤裸裸的玲珑躯体。

    肉棒暴涨,艳丽少女赤裸怀抱,充满踰轨的诱惑。

    两兄弟初醒,神智依然混乱不明,看着怀中赤裸郭芙,一时却也不觉惊讶。

    数月以来两兄弟身陷圣殿,眼见王大人每日苦思设计不同花样,让众多少女裸体受各种奸淫侮辱,除了李莫愁所易容的黄蓉较早成为皇上入幕之宾,其余完颜萍、耶律燕、公孙绿萼、郭芙等,更是王大人淫乐把戏的主角。

    尤其洪凌波所易容之郭芙,最常被王大人当众剥光,让太保、卫队、皇上、黑衣太保、甚至平时叔伯兄弟相称的群侠轮奸合辱,早就对裸体郭芙的模样不以为怪,因此一见郭芙赤裸,也并没有第一时间为郭芙取衣遮身、叫醒之念。

    而两兄弟心底,对于曾尝过郭芙肉体的深层感觉,在数月里不断被回味,加上从小两兄弟根深蒂固对郭芙的爱慕之情,超乎理智的情欲早已累积至边缘。

    耶律齐在旁,郭芙在怀,两人皆似昏迷,郭芙又是艳丽非常、赤裸蠕动、媚声诱惑,但两兄弟出身名家,武林正道礼教严明,怎能趁人之危、强人所爱?一丝理智压抑着情欲。

    小武摒息一吐,昏沈道:「大哥,莫非这次王狗官将芙妹与我三人共关大牢,想强逼我们乱了礼教?」

    大武也是昏乱,但一向思虑较小武周密,道:「不太可能,在第一个月,王狗官就玩过这招,我们有没有于那时犯下大错,我也记不得,但总归王狗官诡计应成功,那个无耻淫宴之上,芙妹与众人淫交浪荡,似乎全都已被控制。」

    小武一叹:「芙妹出身名家大好闺女,竟被如此糟蹋,成了一个荡妇淫娃!」

    武修文也叹:「只怕萍妹跟耶律燕姑娘也是一般。」

    大武语毕却久不闻武敦儒答腔,定神一看,发现小武看着怀中赤裸郭芙,竟看得痴了。

    大武微怒:「小武,你看什么!」

    小武突然一笑,阴沈沈的道:「反正芙妹已是个无男不欢的淫娃,给别人吃,不如我们兄弟自个儿吞了她,反正在绝情谷外、绝情谷监牢里,我们兄弟也早就把芙妹插个翻了天,你看芙妹那粉嫩蓓蕾,不愧是名门少女之……」

    大武一怒:「混帐!正派之人岂能有如此想法,耶律兄弟还在身旁昏迷,你竟想染指人妻!亏你还是耶律姑娘新婚丈夫!你好对得起耶律一家、师父师母!」

    小武受大武一声吓,阴沈之气迅速退散,颤声道:「对不起,大哥,我也不知我为何会讲出那种话!」,一边说,两人的肉棒飞快消退,已成常人形状,并且仍在持续缩小当中。

    圣殿之上,圆月正中!

    突然又是两声长嗥,小武血气奔流,万分痛苦:「大哥,我……」

    大武情况也是一模一样:「忍住!」

    两支肉棒再成婴儿手臂般粗长,肉棒上青筋横长,好不吓人。

    两兄弟眼成全红,全身滚烫,突然一声吼,状似疯狂,一齐抱起怀中裸体,郭芙肉体腾空上移,两兄弟紧抱郭芙身躯,伸手张嘴就是一顿凶猛的啮咬亲吻、粗鲁的胡乱捏弄。

    地牢之角,传出何师我冷冷笑声,却是无人现身。

    大小武凶猛的抚弄郭芙赤裸娇躯,不一会儿,只听郭芙低低呻吟了一声,声音隐隐带着诱人妩媚。

    「何大哥,别搞了,让我休息一下」郭芙瞇眼媚声:「哪有人一直来的,你这样芙妹我怎么受得了?」

    两兄弟将郭芙架起,三人双脚着地,成了大小武夹着郭芙之姿,两兄弟如同成了两只发情狂兽一般,发狂地紧抱紧贴郭芙赤裸的少女肉体,似乎深怕怀中美肉飞了一般。

    大武正面与郭芙相贴,一手搂紧郭芙纤腰,一手在她胸间双峰抚搓揉摸,同时,他发狂吻着郭芙那薄薄诱人的软软香唇。

    郭芙对大武狂乱亲热的举动依然不查,尚未发现对方是大、小武两人,郭芙微微抗拒:「何大哥,不要啦!人家新婚夫婿齐哥还在旁边」,羞涩仰起俏脸躲避大武狂暴嘴唇袭击。

    东躲西闪,郭芙脸蛋一正,正想说:「真拿你没办法,何大哥!」,大武猛力一紧,压上她软绵绵的胴体,两个嘴唇就沾黏一起。

    郭芙略微地挣扎一会儿,两眼一睁,认命地任大武含住温软小嘴儿,两人脸贴在一起,郭芙又是羞赧半睁半瞇着眼香唇以就,一时之间,距离太进加上意乱情迷,并未发现对方不是她的何大哥。

    大武一阵双唇纠缠之后,郭芙轻启朱唇、贝齿微开,香软滑嫩的湿滑巧舌与少年大武之舌热吻交缠,大武含住她香软玉舌又吮又吸、又搅又插,两只手在从小爱慕的艳丽少女的那玲珑裸体上四处游走,摸得又急又狠。

    小武也未闲着,从背后稳着郭芙粉颈,双手摸着纤腰玉腿,摸了一会儿,一只手扶着郭芙一只大腿上抬,郭芙丰臀高高翘立,顺势顶着小武的肚子,湿润花瓣微微张开,随着肉体扭动微微又开又合。

    猴急的小武手握肉棒,不断在郭芙肉穴口顶着,只是太过急忙总未能长驱直入,只不断在郭芙花瓣口顶弄磨搓。

    郭芙再淫乱迷心,此时也警觉不对,明明就有两人同时抚摸自己,急忙往后甩头,后脑勺却是一痛,原是后脑撞到小武额头,交缠的舌头也在此时勉强分开,郭芙一看方才舌吻交缠的眼前人,竟是大武,惊呼:「大武!你干什么!你……」

    话没说完,大武再次吻上,一手并捏住郭芙俏脸,郭芙被两人包夹根本无法逃脱,小巧相唇又被大武黏上,只觉口无法闭、外来之舌入侵吸吮插搅、身体更被恣意抚摸揉捏,急得郭芙又怒又惧!

    不用看,郭芙也猜到背后扶着她大腿,一只肉棒不断磨着花穴的人,必是小武,「难道,在这丑恶黑狱之中,我又要再次失身于兄弟两人?」思及至此,郭芙触动心事,两行泪川流而下,身体不住挣扎。

    「不要,求求你们,不要!何大哥!何大哥!」郭芙对大小武早无一丝情意,这样三人裸体相向、肉体纠缠,真是奇耻大辱,但心中的抗拒,却苦于被大武封口无法叫出。

    郭芙猛力挣扎,三人包夹之势一时不稳,倒于耶律齐身旁,由于大小武两人紧抱不放,这一倒,并没让郭芙逃脱,成了大武躺在耶律齐身旁,郭芙跪趴在大武之上,小武则依然趴在郭芙背上。

    郭芙依然被夹在两人之中,只是由立姿成了跪姿,两膝盖分别跪在大武腰腹两侧,这一来,花穴洞开!

    「齐哥救我!」郭芙对着沈睡的耶律齐哭喊,挣扎欲站起逃脱!

    大武双手掐住郭芙腰臀,猛力下拉,郭芙纤腰丰臀之间不禁一阵又痒又痛,上半身不自主拔直,乳房更显紧实挺立,而下盘却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小武此时由后一把紧紧揽住郭芙双峰,固的紧实,一对早熟嫩乳被压的变形,身体更难动分毫。

    两支失去理智的大肉棒,不断顶戳,逐渐的,大武的肉棒前端已找到郭芙肉穴之口,用力上挺,肉棒前端整个龟头已没入花瓣!

    小武肉棒也不输给大哥,顶着郭芙丰臀双谷之间,疯狂之际,肉棒见洞就塞,郭芙后庭之花,也吞了小武肉棒前端半个龟头!

    两兄弟嘴里不住说着:「为什么不能?我要插!反正鲁伯伯他们还不是干得你这这淫娃浪荡乱啼、淫水连连,而且以前又不是没跟你干过!」

    郭芙此时大哭:「停阿!我不是淫娃!我没有阿!」

    突然,两兄弟僵住不动,显然是被点了穴道!

    郭芙花穴、后庭,两只肉棒仍塞入半个龟头,泪流满面的郭芙抬头一看,赤裸的何师我如救星般站在面前,显然是他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郭芙破涕为笑,带着些许哽咽:「何大歌,你去哪了?!我差点被这两个衣冠禽兽奸淫了!」

    何师我笑了笑,伸手拭去郭芙满脸泪水:「我一直在这阿,对不住,出手晚了些!」

    郭芙气恼:「既然如此,怎么任由他们两只禽兽对我胡来!还不帮忙把我救出去!现在这样子好丑!」

    郭芙依然跪姿,两兄弟一上一下包夹,纤腰丰臀被紧扣,前胸背后被抱紧,四肢被紧固,双洞被双棒塞入一些,即使两兄弟被制,郭芙仍是难以移动。

    「你觉得丑,我可是觉得美的荡人心魄阿,真让我越看越爱,怎么样?两兄弟搞得你舒不舒服?」何师我淫淫笑着:「两个旧情人一起来,感觉很特别吧?」

    「不要老说这些风话了,」郭芙道:「谁是他们旧情人?!快把他们两个移开,你刚刚是去哪了?」,边说边挣扎的想逃脱。

    何师我饶有兴味的看着郭芙与大小武的姿势,笑道:「能去哪?这牢笼四面无路,地道又在你夫婿耶律齐之下,我当然一直在这笼子里边」

    郭芙怒中带奇,声音犹带哽咽:「怎么可能?那你怎么没来救我?我差点被他们给……哎哟!」

    原来郭芙尝试脱出,却不是前被抓胸,就是后被插穴,险险自动自发的将肉穴送给大小武整支插入,惊觉之余红晕满脸、哎呦不停。

    何师我笑了笑:「郭大姑娘,别乱动,我来救你,我没说好,你可别动!

    自己裸体给插进去的话,那也是郭姑娘自己淫荡,我也没办法。」

    郭芙无奈,点了点头:「好,何大哥,不要讲这些风话,什么插不插、裸体、淫荡的,难听死了的,快帮我弄出。」

    何师我走到三人接合之处,手指一挑,卡在后庭与肉穴的肉棒弹出,两支肉棒晃了晃,依旧雄威耸立。

    何师我嘿嘿一笑:「奇哉怪也,绣花针也能怒成大铁杵?!郭姑娘,没被两根铁杵整支插穴,是不是很空虚阿?」

    伸手朝郭芙摸去,所经之处光滑细致、丰腴珠润,何师我爱不释手,由小腿摸向大腿,大腿摸向丰臀,捏了捏饱满的白肉,再往前摸着玲珑纤腰,如此不断重复游移。

    郭芙一觉两支顶着的肉棒已移开,马上想要起身脱出这难堪至极的姿势,却突然觉得臀部一紧,竟是何师我双爪扣臀腿,不给郭芙离开!

    接着,马上一股快意由花瓣冲击郭芙,催动郭芙阵阵春潮,原来是何师我移开两支肉棒,却不移动郭芙、大小武三人之姿势,手掌一伸,捧着郭芙花瓣逗弄,并以口相就,吸舔起郭芙的花瓣嫩穴。

    郭芙知何师我逗弄淫情,脸一红:「何大哥,不要闹了啦,先让我走开些!你干嘛啦!」

    何师我看个郭芙美穴,很满意地点点头,手臂往郭芙翘高的臀部下伸去,伸进郭芙两腿之间,在她大腿两侧抚摸一会儿,再徐徐往桃红小穴口摸去,突然「啊」一声娇啼,原来何师我突将手指扣进郭芙小穴深处,又在在她两片肉瓣上抚摸揉搓外加舌尖舔逗,两指扣进郭芙小肉洞缓缓抽送

    不久,郭芙自己也听到下体传来噗喫噗喫的淫水搅弄声,不禁俏脸羞红,暗自气恼自己真是没用,又再次被丈夫外的男人弄得淫水直流。

    何师我双手并进,指技超绝,边吸吮郭芙嫩穴边道:「看着你光溜溜的样子,还有这个美穴,何大哥忍不住想亲上一亲!」

    郭芙随着何师我的吸吮逗弄不禁哼哼唧唧了几声,嗯嗯啊啊的几声淫喘娇啼,道:「何……何大哥,不要弄了,先让我出来!」

    何师我淫淫一笑:「郭姑娘,小王就是要弄得你出来阿!」

    郭芙逐渐陷入情欲盎然:「小王?什么小王?!嗯嗯,唉唉……快……快不要弄了,何……何大……不是……不是这种出来啦……」

    何师我一惊,知道自己一时失言,险险吐露真实身份:「你听错了,不是小王,是小舌头要弄得你出来!」

    郭芙一阵一阵娇啼,喘着说:「那……那也先让我走,我们到旁边去……

    去那个……那个快活……这样,好羞……好羞人!」主动邀求何师我淫媾,其语气神态,充满至淫的浪荡妖媚,哪还有一点郭家大小姐的样子。

    何师我淫笑:「我就是被郭姑娘这个三人夹的样子迷得神魂颠倒,你走了,这天下第一美景不就消失了?」说罢又狠狠的吸啜了两口,手指也深着湿润的花穴,迅速插入!

    手指一插入,郭芙随即一声闷哼,接着何师我手指不断抽插,花穴嫩肉时而翻出时而隐没,弄得郭芙嫩穴淫水一片,娇啼连连。

    「啊,啊,何大歌,别……别弄了……这样好痒……」几下逗弄,郭芙不禁淫声娇哼:「别……别……啊……弄得我……弄得我好热……」

    「郭姑娘,你好美啊!迷死我了!」何师我一边淫狎逗弄着郭芙,一边淫字浪语软化着郭芙早已难守的心房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郭芙淫声大作,浪啼起来,甚至不由自主回言挑逗何师我!

    「真的吗?这样很迷何大哥?那……那就这样……继续……继续弄我!」

    郭芙满脸春色的说着,满面春色:「好舒服,给我!给我!」

    「郭姑娘真是天下最美艳最聪明的女子」何师我边舔边搓弄边道:「这么快就懂得跟何大哥一块享乐,抛开礼教束缚。」

    何师我把郭芙的双腿扶住,捧高粉臀,看看郭芙此时美穴淫汁氾滥四溢,阴毛湿成一片不说,两支雪白大腿也是遍布淫水晶莹,郭芙享受着何师我又挖又弄,身躯颤抖、淫声娇啼不断,何师我肉棒胀得发痛,于是肉棒狠狠一插,插进郭芙的肉穴里。

    何师我屁股摇动,猛力插弄起来,郭芙的淫水使抽插肉穴十分舒畅,完全没有窒碍,郭芙花瓣深处又紧实又暖和,何师我满脸享受般的抽插着郭芙,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,郭芙也跟着高声浪叫。

    何师我突然动作一停。

    「怎么停了」郭芙粉臀抬高摇来晃去,花瓣一开一閤,声声娇喘呼唤着何师我,屁股前后移动,自动把花穴送给何师我不断插入。

    何师我故意停着,看着郭芙发骚,满意自己的手法:「小可才在这儿跟郭姑娘干上第二十次,郭姑娘就已与何某如胶似漆、神仙佳偶,舒不舒服阿,小浪蹄子!」

    「弄我……继续弄我……才舒服」,以郭芙的大小姐个性,被直称浪蹄子竟不生气,只是一直央求何师我,何师我冷笑:「这一试,可证明郭家大小姐这下可真是我的囊中物、入幕宾!」

    何师我心中想着:「郭靖、黄蓉,你们想不到你们的掌上明珠,这个武林人人称艳、捧在手心的名门闺秀、花朵般的大姑娘,现在全身赤裸跟个妓女一样在这任我奸淫,还淫荡至极、不顾颜面的在丈夫旁边、夹在两个旧情人中间主动献身于我吧!看我怎么把这个骄傲的名家之后,搞成一个人尽可夫、任我摆布的荡妇淫娃!」

    何师我淫淫暗笑,心中继续想着:「只要郭芙成了我的禁脔,之后,嘿嘿嘿……娇弱的完颜萍、标致的耶律燕、还有那高不可攀的美艳黄蓉……」

    何师我越想越是全身火热,喝道:「小淫娃,好哥哥来了!」说罢,猛抽插几下,接着却把肉棒抽出,再次低头伸手,搓弄吸吮郭芙花瓣,郭芙先是一阵空虚,随即一阵淫啼:「啊啊啊啊啊啊」

    郭芙裸体不住扭动,湿透的花瓣开开合合彷彿呼唤着阳根,何师我舔弄一会儿,只听郭芙呻吟娇喘中断断续续道:「不……不要……光舔……要哥哥那东西……给我……给我……插……求你……好哥哥……」

    何师我听见郭芙淫声更浪,阴阴一笑,出掌一阵猛拍郭芙丰臀,只见丰圆肉满的两股雪白嫩肉剧烈晃动,马上浮上两片潮红,郭芙身子更因突袭而失去平稳,支撑的双臂一滑,朝着仰躺的大武,整个裸体跌趴在大武身上,两个乳球也摔在大武胸膛。

    何师我眼见郭芙与大武两人裸体相贴,随即掌运巧劲,一拨一推,小武身体也跟着趴倒,整个压在郭芙背、臀之上,此时此刻,就成了大、小武两人把郭芙紧紧夹在中间,两支粗长若婴儿手臂般的肉棒,一上一下交叉在郭芙浓密阴毛前。

    此时何师我手一拨,把档在面前的肉棒拨开,另一手将郭芙一只大腿抬至最高,郭芙就成了一支腿软垂朝地,一支腿笔直朝天之姿,湿淋淋的花瓣也因此姿而两瓣肉自然分开,圆圆充血的花蒂明显突出,粉色嫩肉更是翻出于外。

    何师我再次嘴凑上,唇、齿、舌、指朝着花瓣嫩肉、阴毛、两片肥瓣、肉穴深处、阴蒂灵活逗弄,原本娇声稍停的郭芙再次淫声大作!

    何师我边舔弄,一边却偷偷握住大武挺立的肉棒,顺着舔弄花瓣之势,用大武肉棒磨着郭芙阴蒂、花穴四周,肉棒硬中软弹,配合何师我舌指之技更是弄得郭芙淫叫不断。

    「淫娃,要不要给你插的饱饱的」何师我淫笑,「要得话叫自己一声淫娃!求我塞肉棒!」

    「何大哥……喔……芙……芙儿……芙儿是淫娃,好……好淫荡……快……

    ……快塞进来……何大哥肉棒……快塞进来!」郭芙断断续续淫叫,分个好几次,才把话说完,说出的字彙淫秽不堪,哪有剩丁点名家大闺女之样。

    「你要?」何师我冷笑:「给你吧!」,手指急点,解开大武下身穴道,顺手一送,把大武婴儿手臂般的肉棒塞入郭芙花穴!

    大武下身穴道禁制刚解,尚且无法活动,何师我抓着大武肉棒对着郭芙嫩穴不断狂抽猛送,一面仍不住舔逗郭芙花穴。

    每当肉棒抽到只剩半截龟头留在郭芙体内时,何师我手紧上戳,肉棒慢慢又塞了回去,就这样,大武的肉棒顺着何师我的手劲,一下一下的在郭芙的玉穴里抽送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血脉逐渐活络,大武下身能灵活摆动,顺势不断往上顶撞,力道准度十足,何师我再塞数下,感觉大武上顶抽插顺畅猛烈,不再需要帮忙,满意松手,任大武的大肉棒一次一次直插到底,插得郭芙淫水直流、淫叫声更为高昂大声。

    「啊!太大了!塞爆我了!我的小穴好紧!阿!再来!再来!何大哥!你变好大!插得我快死了!」郭芙疯狂似的淫叫。

    肉欲欢愉的郭芙,当然也没有细想,为何那何师我能够同时又用舌头舔弄,又能把肉棒不断在花穴里搅弄抽插,也没想到肉棒插穴的感觉何以饱满的如此不同,为何比何师我的肉棒更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看着郭芙微微颤动的跪趴肉体,听着声声淫荡娇啼,何师我伸出中指,沾点淫水,缓缓插入郭芙后庭,穴被肉棒插、舌头舔,后庭又突然被指头插入,郭芙身体不禁一震,接着急速颤动,看来快感更为猛烈。

    指头插入肛花,感觉到隔着一层薄薄嫩肉,有一只肉棒正在郭芙花瓣里狂抽猛送!

    指头抽插一阵,再沾些淫水,再抽插一阵,十数次之后,整个菊洞也是湿滑一片!

    何师我手一拍,把小武的下半身穴道也解了,一手抓着小武的肉棒,一手拨开郭芙粉臀双股,慢慢一塞,小武的肉棒也渐渐挺入郭芙后庭菊穴,几番抽送,小武也是禁制渐除,开始猛力抽送。

    何师我感觉小武肉棒下沈力道渐猛,顺势用劲一按,小武整支粗大肉棒硬生生没入郭芙肛花!

    郭芙快感连连,淫欲昏头,但两支肉棒一齐猛力插入,此时却也不可能无所察觉,一个感觉不对,大小武两兄弟却是全身都活动起来,抚摸着郭芙肌肤、抓捏双奶、粉臀,两支肉棒抽插猛烈,塞满郭芙前后双洞!

    大小武毫不怜香惜玉的猛插、乱抓乱揉,毫无心防而被蹂躏的郭芙吃痛张口欲呼,却见何师我来到面前,捧起郭芙下巴,肉棒就是一送,塞满郭芙的嘴!

    郭芙发觉何师我竟让大小武跟她交合,心中一阵气苦,虽无法言语,却也目眶含泪,只听何师我道:「淫娃,此时春潮连连,不是正好享乐?何大哥不会因此看不起你,你越淫荡,越听话,大哥就越爱你!」

    不知为何,何师我的话如蜜糖般融化郭芙的抗拒与心中酸苦,加上肉体的确传来阵阵的快感,让郭芙有着「不管了!就享受着欲仙欲死的滋味!」的念头。

    抗拒的天性与淫热的快感,随着何师我的淫词蜜语,在郭芙心中不住拉扯挣扎!

    三支棒子前后抽插,由慢而快,郭芙初时略略挣扎,但抵抗动作越来越软,口中的闷声也逐渐由呼救呼痛声转成淫味重重的浪啼闷哼,郭芙渐渐惊疑渐去,娇啼淫声随快感增大而转声高昂。

    随着三人抚摸包夹,三洞齐插,淫欲淹没郭芙最后一丝理智,开始接受着三人同时的抽插、抚摸、交合。

    大武将郭芙的裸体贴近自己的身子,左手搓弄着郭芙那白嫩滑腻的少女早熟乳房,右手抓住郭芙左乳不住搓揉挑逗,郭芙右手也抓住自己那柔嫩乳房不住搓揉,左手下探摸着与大武交合之处,不断地磨擦搓弄着花蒂、牵引大武肉棒入体。

    快感不由自主地袭向郭芙,刹那间,郭芙只觉从心里到身体说不出的舒服又兼无力,不断的高声欢吟。

    何师我见郭芙如此顺从,心下不禁赞叹:「彭长老之慑心术确有几分神用,虽然无法将郭芙如木偶般控制,但辅以心、情、欲之手段,也可让这骄傲的名门之女逐渐降服,嘿嘿,这可比把郭芙直接以慑心术变成禁脔有趣的多阿!」

    「郭靖、黄蓉,不知你们对教出一个同时与三人交媾的名门淫娃,有什么看法?!哈哈哈哈哈哈!」,此时如何还会客气,何师我面生横肉、劲灌腰腿,腰身挺动,肉棒迅速在郭芙樱桃小口抽送起来。

    三男夹着郭芙,姿势万分淫秽,小武双手抓在郭芙丰臀股间,双手手指掐得两片掌印红潮的白嫩屁股指印深深,用力分开郭芙那两片雪白的臀肉,那神秘的菊花蕾便在小武面前不断的吞吐着小武肉棒。

    小武扶着肉棒,抚摸着郭芙臀肉与菊洞外围,郭芙数声不由自主的淫叫后,拼命地扭动纤纤细腰,偶而想避一避菊洞又痛又痒的狂抽猛送,然而三人包夹、各插一穴,六只大手抚摸抓捏,无论怎么挣扎力也逃避不开。

    小武龟头抹满淫水,但那莫名暴涨的婴儿手臂模样实在是太大,郭芙整个菊门那一圈嫩肉箍得肉棒死紧,小武一面抽插一面嗥叫,犹如发情公狗,郭芙那延伸到极限的菊花蕾,嫩肉像是黏着肉棒一样鼓起又下陷。

    小武一手扶住肉棒,一手抱着那郭芙臀肉往内猛地一戳、再戳,那偌大肉棒地突入了郭芙菊洞之中,整根没入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沉吼,大武也是不住低嗥,那属于大武的巨硕肉棒直闯急冲、直插到底,直顶郭芙花心,过长过硬的的肉棒,好似要填满郭芙的肚子一样。

    两支粗长肉棒只隔一层薄肉顶来撞去,插得郭芙双穴撑大,时而快感激潮、时而疼痛麻痒。

    何师我也不怜惜,直把郭芙当禁脔奴妓,每一下都深入咽喉,弄得郭芙淫声之中带着呕声连连,一边吼叫着:「不要光含住!淫娃!给我吞!给我使劲吸!插爆你这个郭靖黄蓉生的小荡妇!」

    六只手不住在郭芙身上用力捏弄,郭芙偶而吃痛挣扎,三人就用肉体紧贴紧抱,让郭芙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不断的奸淫抽插,淫声连连,大小武如野兽般的不住吼叫、何师我的冷言不停的指示、郭芙的淫声荡语。

    何师我突然把肉棒抽离郭芙小嘴,笑笑一问:「小淫娃,要不要帮武家兄弟生个小娃阿?等等让他们把浓精全灌进你的小穴如何?」

    郭芙双眼迷媚,却仍有一丝理智:「不要啦,何大哥,这样怎么对得起齐哥?最多??最多……最多何大哥你射进来,我……我……我帮你生个小娃!」

    何师我拍拍郭芙的俏脸,爱怜的说:「那可不行,我就是要看你在丈夫旁边,不但被她的好兄弟干,还要同时三洞齐插,被他的好兄弟灌精、被你的情梅竹马灌精!」

    郭芙淫啼娇喘中求饶:「不,不要啦,爹娘会打死我的!」

    何师我凑上嘴,亲上郭芙嘴唇,吸缠舔卷一阵,道:「放心,只要你乖乖听话,何大哥不但保你没事,还让你天天淫爽个够!」

    郭芙迷濛媚眼:「真……真的吗……,不过,还是不要,不要……射进去!」

    大武一声吼,精关爆开,郭芙感到花穴深处一股热流烫得舒爽,赶忙起身欲逃出那只喷精的大棒,可惜事与愿违,何师我猛力一按,郭芙动弹不得,只有任大武肉棒在体内不住灌注精液!

    大武肉棒不忘抽动,热烫的精液在郭芙体内流转,带来更多的快感,郭芙此时全身淫乱舒畅至极,不断的闷哼呻吟。

    大武射精的肉棒在郭芙体内一颤一颤,却也逐渐缩小,何师我走到交合处看了看,一笑,手指一捏一翻,拔出插在小武菊洞的肉棒,巧劲一送,小武肉棒塞入郭芙花穴,成了一穴两棒之势!

    小武趁势努力狂抽猛送,与大哥的肉棒一齐搅弄郭芙的花瓣。

    郭芙虽曾多次落难遭受奸淫,但被人这么两人共插一穴还是头一遭,淫啼之中,不禁抗议:「何大哥,你怎么可以……怎么可以这样弄我,啊,我……

    我……被插的乱七八糟的……」

    何师我道:「怎么不行,这样才能让你这个淫娃爽到极点阿!爽不爽阿?

    无耻郭靖、淫荡黄蓉生的宝贝小淫娃!」

    郭芙一声高昂淫啼,不自主把平日说不口的字大声喊出,「爽……好……

    爽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啊……真的好爽!插我!插我!」,显然已达高氵朝!

    小武此时也达极点,精关一松,浓浓精水狂喷灌注,与大武一起将浓精灌满郭芙深处。

    小武射精一阵,不小心肉棒脱出花穴,急吼吼的一嗥,用力一插,沾满精液与淫水的肉棒再次整支插满菊穴!

    郭芙高氵朝不止,趴在大武身上不住抽搐,淫水不断狂喷,大小武夹着郭芙,射精竟达半炷香时间才停,郭芙花穴灌满浓浓的精液,彷彿与十数人奸淫插合过,何师我的肉棒此时也达极点,猛然塞在郭芙小嘴,不断灌注精液。

    终于,大小武再次软瘫,铁杵迅速缩为绣花针。

    良久,郭芙悠悠醒转,发现自己裸身躺在何师我怀中,两人窝在牢中墙边,离耶律齐等人甚远,何师我亲暱怜惜的摸着郭芙头发,郭芙伸手,纤纤小手握着何师我,眼中满是情意。

    何师我道:「郭姑娘,该走了,这三个少侠,我们气力有限,可能只能带一个走,你要带谁?」

    何师我手一指,对着躺着的三少。

    郭芙甜甜一笑:「还叫我郭姑娘,就带齐哥哥吧,齐哥哥是我丈夫!就一起走吧!」

    何师我道:「耶律齐是你丈夫,那我呢?想被干的时候的主人吗?」

    郭芙白了一眼:「什么干的,难听!」

    何师我笑道:「那大小武就不算你亲亲丈夫吗?刚刚也跟你风流快活了,舍得扔下他们?」

    郭芙轻视的望了望大小武:「他们?关我啥事?我根本就不想跟他们那个,还不是为了让何大哥开心才让他们给……给插进去……想到就气,跟他们一度风流已经算是耻辱至极了,就留着他们吧!」

    一旁大小武虽然软瘫,神智却是清明,一听此言,加上数月来受人凌虐,怨毒之心不禁暴涨!

    两兄弟脖子吃力一抬,怨毒地向郭芙声音处望去,竟是空无一人!大小武心下吃惊,努力张望,但没多久气力用尽,躺了回去!

    郭芙未发现武家兄弟的怨毒,仍依偎何师我怀中,继续耻笑大小武之不济,由小时情事一路耻笑,完全不顾过往两兄弟曾经的呵护爱慕深情。

    何师我笑:「带你丈夫合适吗?这回去的地道,算算路程我还要干上你二三十多遍,要是你夫婿醒来,看到我们两个交合,那不气疯了?」

    郭芙吃吃一笑,道:「嗯,也对,那该如何?」

    何师我笑道:「其实也没关系,我们可以两夫侍奉一妻,好好的让你快活快活,让你欲仙欲死、淫叫浪蹄叫个过瘾!」

    郭芙羞道:「那能这样,你好不知羞!」

    何师我伸手一探,撩了撩郭芙花瓣:「淫荡芙妹妹,才这么三言两语,你又湿透了,是不是又酥麻痒痒,要何大哥插一插阿?!要插你那个肉洞阿?」

    郭芙脸红:「你好坏,都欺负人,那……那,」,突然眼神一淫,道:「我们,我们……来吧!」

    何师我道:「恭敬不如从命」,手扶肉棒,翻身压住郭芙,分开郭芙双腿,只听郭芙淫淫闷哼的一声,肉棒直入郭芙花心!

    「禁声!有人!」何师我突然捂住郭芙小嘴,郭芙呻吟淫声变闷哼声,只听见一阵脚步声,有人进入监牢中!

    竟是女菩萨楚可人、与摇着羽扇的第一翩翩!

    郭芙心惊,何师我摇摇头,凑耳细声道:「不打紧,他们看不见我们,只要我们不出声即可!」,嘴里说着,肉棒抽送却是未曾停歇!

    郭芙一奇,却不明原因,此时此刻也不便追问,乖乖噤声。

    何时我此时却是腰臀摆动,猛烈抽插淫水氾滥的花瓣,突然的抽插郭芙又惊又舒畅,却苦不能出声,抽插了几下,郭芙不禁求饶:「何大哥,等等再插啦,这样弄得我不上不下的好难受!」

    何师我鼻子顶着郭芙鼻尖,细声道:「我就是要看你淫得说不出话来的媚样,他们留多久,我就让你浪多久,最好把你搞成一个一直要我插的媚骨淫娃!」

    第一翩翩一进牢房,见到大小武两人双眼已睁,面色一喜,随即细细检视武修文、武敦儒、与耶律齐的赤裸下体,看了半向,欣喜之色黯去,眉头一皱,道:「鬼婆,你的消息是不是有问题?这耶律齐的确似有服食过大淫大补之物,今日又回复几分,可月圆淫气最盛之时,这大小武仍是两支半死银针、毫无变化!」

    楚可人吓人歪斜的血色铜铃眼,竟透一丝哀怨之色,直直盯着第一翩翩,良久方道:「我万色楼查探从未失误,虽不比王大人手下<武林字典>方十一广博详细,但所查之事奇诡多向、深入就里,却也是宫中无人能比!」

    第一翩翩道:「我叫你查的可是江湖最大神秘淫物,花、猿、蛇、犬四大淫妖,他们是人是物是鬼是妖,从无人可知,你查到的消息,可真的确切?」

    楚可人揉了揉满是肥油的肚皮,道:「如果我查之事有错,其他人更难找到可靠消息,无论如何,四淫的下落,目前唯一可找到的线索,就只有我清楚!」

    楚可人走近大小武与耶律齐,粗糙如鬃刷的手掌抚摸着三个健壮少年的肉体,缓缓道:「几月之前,花妖淫惑绝情谷主公孙止,后败于前铁掌帮主裘千仞,并被裘千尺烧成灰烬,据查只存一张花纸存留。」

    「裘千仞怒杀花妖,猿、蛇、犬三妖逃脱,但不知为何……」楚可人看着大小武两人怨毒眼神,爱怜的吻了两人一下:「黄蓉、从无底细可查的高手<刀剑浪子>阿浪等人强攻绝情谷,绝情谷一夕灭亡,仅存孤女公孙绿萼与少数不知所踪的男女弟子,如果我没猜错,此役若非仇杀、即为灭口」

    「此役之后,四淫消息再无可考,但可查消息指出,大小武兄弟与郭芙等人依阿浪指点服食了狗丹、耶律齐则服食了猿血!」说到此,楚可人扒开胸脯衣襟,抓起耶律齐的双手,在自己的一对黑毛茂盛的乳房上搓揉。

    「除此之外,那个刀剑浪子阿浪与蛇妖之间,似有一定的关连,但此人与王大人的重要狙杀太保十二丸藏一同失踪,只知十二丸藏失踪前收了四个少年为徒。」楚可人张开血盆大口,锋利的满嘴尖牙间,伸出一条熊才有粗糙长舌,舔了舔耶律齐俊俏脸蛋,只见舌舔过之处,立即留下血痕,丝丝鲜血渗流不止。

    以何师我之能,隐匿一旁边奸美少女边听敌情,见楚可人的动作却是心中连连作呕:「中原之官,尽是这等妖鬼之徒,亡国日近!」

    何师我此时只想听取情报,不愿再看到楚可人的一丝动作,双臂由郭芙背后交叉环住纤腰,沈气运劲一吐把郭芙由地上拔起!

    郭芙身子一离地,双腿自然分开,随即双脚架在何师我腰间,何师我双掌迅速移往郭芙粉臀,双手抓住两片肥美臀肉、两臂各夹一支大腿,紧紧一提一压,郭芙顺势两个脚掌在何师我背后勾在一起,玉般的藕臂挂在何师我颈肩,裸体稳稳贴在何师我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姿势,由半空飞舞而分腿盘挂,插在花穴里的肉棒跟着抽离至穴口,再狠狠地直入到底,把何师我的肉棒整根都塞了进去!

    肉棒实在插的太深,郭芙忍不住,不禁闷哼了一声:「啊……」

    第一翩翩突然禁语,朝郭芙发声处看来,只见空无一物,狐疑:「鬼婆,你有没有听到女人的哼声?」

    只听楚可人叹息一声:「鬼婆来鬼婆去,哪有什么女人声音?现在都叫人家鬼婆,以前一起看月亮时,都叫人家小甜甜。」

    第一翩翩一惊:「小……甜……甜?!我……我……」

    楚可人眼色一寒:「第一哥哥,莫非你忘了小女子现在的鬼样子,是拜你所赐?!」

    第一翩翩摇了摇羽扇,声音压抑着微微颤抖:「小翠……我当然记得……

    我那么爱……爱……你……」

    楚可人幽幽说道:「小翠?!好久没听到的名字!记得初见你之时,我还是万色楼万名佳丽中第一名角,当时你双腿俱断、一身狼狈,是我留了你在万色楼。」

    楚可人吓人的大小眼竟流露些许哀愁:「为了你,我从没后悔,你的奇特技艺一直吸引着我,为了你能回复正常人的双腿,你作了无数的人体机关尝试,死了多少的人?还不是我一个个抓来的?你说爱着我,我连自己身体也让你试,你现在竟然叫我鬼婆?」

    楚可人越说越气,突然剥光衣服,指着身体:「牙齿,你拔掉我一排贝齿,换上金属獠牙与狼牙,弄得我一辈子只能吃肥猪油粥,五年下来、痴肥满肚!」

    「我的眼皮与脸皮,缝上一层蜥蜴皮,我的皮肤,万针黏缝筋络,用的是进贡犀皮与猪皮、鳄皮,只为了让我刀枪不入与不怕点穴!我一介名花,要刀枪不入来作甚?!」

    「为了能快速提升我的内力与气力,不惜将我开肠剖腹,交错我的穴道筋络,补入虎骨、采花贼与淫妇的筋脉,让我能采阳补阴日近斗功,却也使我日日需吸乾一名男子!」

    「我的胸部,换成猩猩之乳,内藏毒液,我的手,被接上猛兽的爪子,第一公子,人体机关术,果然天下第一!」楚可人不禁悲愤。

    第一翩翩叹了口气:「天下第一?我也想知道我是不是天下第一,大师兄的铜皮铁骨、二师姐的狠辣武技、三师兄的隔空劈掌、四师兄的五行神算,四人加起来,都还不如师父的一半,我若不能将你改成一个赢得了四位师兄姐的高手,以后,又怎能赢得过师父、又怎能还我一双正常的双腿?」

    楚可人见状,反而声音软化,道:「第一哥哥,你的机关术已能让你一双假腿如常人灵活,无须再试吧?诺,这东西送你!」

    何师我正上下摇晃着郭芙,让郭芙肉穴一下一下插到最深,郭芙头发飞散,乳波晃荡,一上一下的享受着何师我的抽插,双唇紧闭深怕发出声音,淫媚的脸庞不住贴到何师我面颊,何师我看着眼前中原艳丽少女顺从的随他奸弄,心下暗自得意!

    此时突然觉得怀中温软身体一僵,何师我心下奇怪,看了看郭芙,只见郭芙眼神惊惧,望向牢中第一翩翩、楚可人。

    何师我顺着郭芙望向牢中,见到楚可人拿着一支状似阴茎之物,只是看来已风乾许久,以长粗形状看来,绝非人之所有。

    第一翩翩道:「你拿一支坏掉的狼牙棒给我,是要我试试你的铜皮铁骨吗?」

    楚可人一笑:「第一哥哥你好坏,这是四淫猿怪尸体取下的肉茎!」

    这个诡异肉茎,别人不知,但却是郭芙深切之阴影!

    绝情黑狱,绝情谷弟子一人抓着郭芙一支大腿,扳到最开,一人由后抓住她的娇嫩双乳,一群人就这样粗鲁地把郭芙花瓣送进猿怪那恐怖的粗大阴茎,整个阴部撑到最开,肚子彷彿无故塞入了肉球,抽插时之苦处,方才那大小武婴儿手臂般肉棒齐入花穴根本不算什么!

    回忆,让郭芙自己遍体生寒!

    第一翩翩眼睛一亮,笑道:「好,好玩的事情又多了一件,本只想来看看服食狗丹的人,是否如武林传说中的月圆变化,顺便玩一玩服食狗丹的人,现在又多了一点可玩!」

    第一翩翩对外大吼:「外面的,把人给我带进来!还有,去黑衣太保那,把郭大小姐给我借来!」

    [最新文字站 傲雪情缘小说网  www.axqy.com]

    [最新无限制  美味家小说网  www.meiweijia.net]
高速首发,内兄小说网Www.NeiXiong.Com 手机阅读NeiXiong.Com

  上一章    返回章节目录     下一章     加入书签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章。
推荐阅读